GlassesO

Commands are no constraints
Like writing and thinking,same name in weibo
SebJo HD Stony etc. Game lover.

对不起……我高三要高考……坑什么的……考完回来看我记不记得吧……

今天有班比吗?

没有(ㅍ_ㅍ)

[Dime/Billy]I've got your six 03

拖了几天……见谅
————————

从Dime的房间出来,Billy的大脑还是一片混乱。

什么叫我属于这儿?他按压着鼓胀的太阳穴。这个鸟不生蛋、炮火连天,每天都在思考自己会用什么姿势死去的地方?去他妈的!他撇了撇嘴,内心里却有一部分忍不住的赞同,但不论是出于对Shroom的尊敬还是对Dime的敬仰,都足以让这个新兵思考上一段日子了。
经过那次谈话以后,Dime称呼他为“小混蛋”的次数明显下降,偶尔会在单独受罚的时候出现,不过更多的时候,Dime就是望着他,一言不发。其实他笑起来的时候挺好看的。Billy不着边际地想,为什么不多笑呢?“你在发呆,小混蛋。”Dime没用疑问句,他瞥了一眼Billy,于是Billy自行出列,开始绕着悍马跑圈,其他人继续站军姿。太阳很大,他根本记不清自己跑了多少,但在他跑到第50圈的时候Dime让他停下,“归队,再有下次翻倍,听清楚了?”“是,班长。”难道Dime一直在数着吗?Billy努力平息自己的心跳。他发誓他看见在Dime让他归队以后Shroom笑了,即使有那本不知道是什么宗教的书挡着也不能阻止他飞扬起的眉毛。

他觉得自己被卖了,被Shroom。

解散以后Dime离开了训练场,今天他的姐姐又寄来了新的报纸和书,他可没时间去管这帮不靠谱的小家伙们,再不给他新的书他大概只能去读洗衣液的成分表了。他离开的时候Billy正偷偷瞧他,目不转睛,直到他彻底消失在视线里,Billy才低下头来。他还是觉得Dime是个混蛋,无论怎么说,没有人属于战场,难不成还有人天生就是杀人的机器?

他不太明白Dime的话,于是去找Shroom,虽然这个“神棍”有时候尽说些令人听不懂的,但Billy觉得他有时又有些过人的地方,比如在对付Dime这这方面。能让Dime吃瘪的人可不多,Shroom算一个。

他装作随意地聊起这个来,他原以为Shroom能给他个解释,结果换来的只有对方和善的微笑,“我觉得被你卖了,Shroom。”Billy抱着手臂,靠在墙边上,看着Shroom从那一摞经济政治书里面抽出一本玄学书出来,“那就和我一起看看无尽的宇宙和广袤的天地,世界上总有些东西可以用此来解释。”Billy抑制住翻白眼的冲动,他宁可去背美国历届总统也不愿意去讨论些什么神和命运。

Shroom自顾自地看起了书,Billy在一旁踢石子,他看见Dime拎着一个黑色的袋子,手上终于拿的不是什么政治报之类的东西,而是一期超级碗的体育杂志,“Dime也会关注体育娱乐?”Billy停下了脚上的动作,不自觉地问了出来,“他上大学用的是高尔夫球比赛的奖金,是大学校橄榄球队的四分卫。”Shroom看着Billy瞪大的眼睛,和蔼地笑了起来,“他不喜别人提这个,也从来不承认,但你要是敢说橄榄球的不好,他绝对会一点一点折磨死你的。”Shroom挥了挥手里的书,点了点远处的Dime。

这真是不可思议。Billy躺在床上的时候想,Dime居然会喜欢橄榄球,还是个校队的四分卫?他想象Dime穿着护具在球场上横冲直撞,最后触底得分,突然就笑了起来。那模样只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各个方面出类拔萃,一直读到博士,再找个极好的工作和漂亮的女人,结婚,美满又幸福。他越发不明白Dime为什么要到这儿来,这个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想来的地方。说不定他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奇怪又惹人注目的家伙。

这没再困惑Billy,毕竟Dime也不是第一天让他感到难以理解。Shroom说过,不理解的就随他去吧,于是Billy决定先把这个放放。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在洗澡的时候顺便给自己来一发。

这没什么可笑的!你不能指望在这里还能有什么比来一发更好的放松方式了!难不成去数星星?和Shroom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或者你干脆去招惹Dime吧,他会让你绕着基地跑步直到你连一根手指也不想动的!

当然,在第二天Billy就收回了以上这段话。他们在蝰蛇基地里发现了一个本不该在这里的东西。

“嘿!快过来!看我发现了什么!”Mango兴奋地大喊大叫,手里挥舞着一个不知名的物体。稍微远一些的Dime和Shroom在聊天,但仅仅瞥了一眼Dime就无法移开视线了,陡然一亮的眼神让一直偷偷盯着他的Billy也不禁好奇的看向那边。Mango手里拿着的,是一只橄榄球。

橄榄球?!Billy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猛然回过头,看见Dime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极其自信的笑容。

TBC

————————

下一章就要有Dime秀球技了!!
终于写到了!!

这两人的情感终于要有点更深的发展了!

今天的Dime/Billy更新了吗?
没有

[Dime/Billy]Merry Xmas

平安夜快乐!
很早就开始写这篇,希望大家能够像班比一样,找到属于自己的伴侣!!

————————

比利和凯瑟琳坐在自家的院子里。发泡酒在杯子里发出轻微的声响,庭院里的小圣诞树上挂满了毛毡做的圣诞老人和勋鹿,远离了烟火和礼炮的圣诞节安静而祥和,比利享受着这样的时光。
他在十一月底的时候到的家。凯瑟琳在结束最后两次手术后显得精神了许多,也许也有他回家所带来的轻松感的原因。和家人拥抱过后,比利在自己的房间里睡上了一整天,当他醒来时,强烈的饥饿感袭击了他,他终于可以享受家里简单却美味的食物而不是该死的军用口粮了。
费森没再联系他。倒是B班的小子们还不断调侃这件事,“可怜的小比利,最终还是没能脱离处男的身份。”赛克斯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惋惜,“你可得把这件事安排进明年的进程里了!”

“在想什么?”凯瑟琳看着他的脸色变了变,开口问道。“没什么。”他喝了口酒,低下头去,“还在想那个拉拉队的女孩儿?”凯瑟琳颇有兴致地靠近了他,弄得比利不得不往后坐了一些。“不是,”他躲闪着,“不是女人。”“男人?我想想,那个又高又帅的班长?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的那些战友也老提他。”凯瑟琳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不是他,”比利的脸开始发热,“等等!你偷听我电话?!”“你该换个手机了。”凯瑟琳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加上他们的声音大到令人发指。更何况,你现在的脸真的很红。”凯瑟琳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真的,比利,大家会支持你的决定的。”“我没……我和他什么也没有!”比利反驳道,这下子连耳朵尖也红了起来。
真的什么也没有吗?比利在心里问自己。他说不上来,在机场的时候戴姆帮他正了正衣领,仅仅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将他塞进了出租车里,连个拥抱都没给一个,为此他还郁闷了一段时间。
“比利,凯瑟琳,晚餐准备好了。”“好的妈妈。”他们俩齐声答道。“这次就先放过你,”凯瑟琳朝他挤挤眼睛,“别想糊弄我。”比利苦笑着摇摇头,又想起戴姆的眼睛来。

戴姆有双锐利的灰眼睛,坚毅认真,乐意在纽约时报的政治板块停留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大部分人评价他是个“执着坚毅又相当讨厌的混蛋和令人尊敬的好长官”,并且不失为一个好的演员。可比利认为自己了解到的戴姆远不止这样,他有时候也会发呆,偶尔也会泄露出一点点脆弱。戴姆嘴上说着讨厌节假日,但还是乐意在那几天由着他们这些小子闹一闹。那现在呢?他在干嘛?比利记得刚参军的那个圣诞节,他们聚在一起抽烟喝酒,戴姆经过他们的时候克拉克被吓得跳了起来。他们手忙脚乱地收拾着桌上的东西,祈祷戴姆能减少他们跑圈的总数和清理厕所的任务。可是戴姆仅仅只是经过他们而已,完全当做没看到的样子走出了厨房。
好吧,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戴姆了。
他没办法不去思考戴姆的事情,毕竟自从回家以后,他就没有再联系过戴姆,倒是和其他人都多多少少有些往来,比如赛克斯的那些安【】全【】套和曼戈的红酒。可是戴姆却连一个电话也没有,他有些懊恼地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趁机打个电话,却没想到手机先响了起来。
“嘿小处男,”曼戈在那头嘎嘎地笑,“你跟班长打过电话了吗?”他有些意外,“还没有。有什么事吗?”曼戈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这勾起了比利的好奇心。“咳咳,这个嘛……”“班长还有半年兵役啊!”那头传来赛克斯的声音,紧接着是曼戈和克拉克的埋怨声。可是比利却没心思管他们那些F开头的字句,他现在呆楞在原地,脑袋里就像是被轮番轰炸过一样,耳边嗡嗡作响,直到曼戈喂了好几声才找回意识。“这么担心的话,还不如你自己去问问他。”
“我们知道你最爱班长了比利!”
“闭嘴!赛克斯!”这次是曼戈和克拉克的怒吼。

比利坐在餐桌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自己的妈妈。凯瑟琳看着他无精打采的模样,从桌子下踢了他一脚,朝他挤眉弄眼了一番,这引起了他父亲的不满,哼哼唧唧了几声却没人理会他。“怎么了?”凯瑟琳小声地问比利,“没什么。”比利用叉子去戳盘子里的一颗青豆,那颗青豆滚来滚去,就是没办法顺利地戳在叉子上,比利干脆放下了叉子,“我吃饱了。”
“你根本就没吃些什么。”凯瑟琳追上来,“电话里说什么了?你和蔼可亲的班长怎么了?”“和蔼可亲真的不适合他。”比利抱着手臂,抵抗着凯瑟琳审问一样的目光。他们一言不发地互相看着对方,直到比利率先败下阵来,“好吧好吧,你想的不错。”凯瑟琳发出了小小的欢呼,“咳,曼戈他们告诉我戴姆还有半年的兵役。”他尽量表现的平静冷静,甚至有点事不关己的态度,可惜他失败了。凯瑟琳兴致勃勃地等着他的下文,直到看到他脸上彻底红透了才放过他这个弟弟,“去直接问问本人不好吗?”她说得一脸轻松,可这对比利而言,无疑是个艰巨的任务。

可他最后还是播通了电话。
他很是紧张,电话的嘟嘟声比C4还要让他焦躁。他组织的所有语言在接通的那一瞬间忘了个干净。戴姆停顿了一会儿:“比利?”
“呃,班长。嗨,圣诞快乐,嗯,我是说,平安夜快乐。”这傻透了!比利的脸彻底烧起来了,他听见戴姆在那边轻声笑了一声,“嗯,平安夜快乐。所以?”比利一愣,“什么所以?”
“……你该不会只是来送祝福的吧,比利。”戴姆的语气缓和,比利也逐渐放松下来,“不是,班长。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曼戈他们说……”
“我还有半年兵役?”戴姆语气愉悦,比利一时间也分不清他究竟是认真的或是在开玩笑,只好等待下文。“你觉得呢?”比利没料到这个,“我觉得什么?”他茫然无措,没由来的开始紧张,这可是他第一次如临大敌。
“……我开玩笑的。”戴姆突然说,混蛋的一如往常,比利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生起气来,反倒因为他的话而长舒了一口气。
要是戴姆再次回到某处的战场上,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了。他颇有些后怕地想,我爱你,戴姆,他想。“现在不在战场了,比利。”戴姆调侃的语气让比利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话说了出来,他顿时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解释个不停:“不,班长,我是说,呃,我是说——”
“我也爱你,比利。”
他住了嘴。戴姆总有办法让他安静下来,现在也一样,他呆呆地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怎么,你反悔了?”戴姆的声音因为信号问题而有些失真,却并不妨碍比利因此慌张起来,“没有,我……没反悔。”他红着脸,小声回答着。
“这样就好极了。”戴姆听上去十分满意,“乐意跟我一起过圣诞节吗,威廉·林恩?”
“乐意至极。”他嘴角带笑,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

彩蛋
“没有圣诞礼物,没有圣诞树,甚至连圣诞气氛都没有!班长!”
“我们要爱护树木,还有,圣诞礼物在壁炉上。”
“……财经要闻?”
“不,是下面那个。”
“嗯?钥匙?”
“我家的钥匙,顺便希望能有个金发蓝眼睛的小家伙帮我一同解决掉丰盛的晚餐。”
“……戴维(Dave Dime),我爱你。”
“我也爱你,比利。”

The End

我觉得我会被班长给突突死的……

然而真的很好看啊哈哈哈!!

Joe在Billy Lynn里扮演Billy,Billy在书里说他看过On The Road(确认是同一本),而这本小说拍成电影以后主角分别由Garrett和小K来演,两位演员在Billy Lynn里面演Billy的班长Dime和姐姐Kathryn,都挺喜欢这个后辈,特别是Garrett,照片啥的就不说了……

这个这个这个……我只能说……太巧了……

突然觉得Joe和Garrett特别像柴犬和哈士奇怎么破……

[Dime/Billy]I've got your six 02

第二章终于放出来了

————————

Dime在前面散步般地走着,热烈的阳光被顶棚切割得七七八八,那些晦明变化让深邃的巷子显得阴暗,坐在路边的人就拿着眼睛盯着他们,像是在看两个展出的动物一样。“Billy,到我前面去。”Dime偏过头来,刚才那副闲适的气氛荡然无存,这时的他,像一头蓄势待发的头狼,平和的集市瞬间成了狩猎的猎场。Billy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他拿着枪,穿着防弹衣,可他觉得自己是只猎物。他喉头发紧,缓缓走到Dime的前面,装作去查看一柄满是划痕的匕首。

他想回头看看,窒息感还在折磨他的神经。Billy收紧下颚的肌肉,迫使自己不去引起他人的警觉,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就像他拿着铁棍走向那个人渣的车一样。这是他第一天巡逻,鬼知道Shroom嘴里的那个造物主给他安排了些什么,Billy咽了口唾沫,他想看着Dime,好让自己明白他并不是孤立无援的。

终于,谢天谢地,Dime低沉的声音在他脑后响起:“下次小心点儿。”Billy迅速转过身来,他看见巷子口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闪过,他不禁有些冒冷汗,“是,班长。”“别那么紧张,Billy小妞,”Dime又恢复成了那股悠闲的模样,“暂时还有我帮你解决这些小尾巴。”他端着枪,表情平和,语气里透着一股严肃。Billy呆楞了一会儿,加快脚步跟上了Dime。
他们很快走出了那条巷子,太阳终于完整地出现在他们头顶,Billy从护目镜后面注视着它,像是注视着希望。

“别发呆。”Dime枪口朝下,伸手敲了一记Billy的头盔,震颤蔓延到头皮,让他颇有些脸红,“是,班长。”他回答的有些颤抖。
Dime永远是这样,Billy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他似乎对他们所有人不满意,或者,他就没对什么满意过。他的头皮有些发麻,他抬头看着前面的Dime,看着对方镇定自若地走在异国的街道上。他有点儿嫉妒,Dime不过比他长了五岁而已,却感觉像是他们这群新兵的长辈一样,沉稳而冷静,Billy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像是个手足无措的孩子,虽然比同龄人要成熟得多。

这样的想法让他在那一瞬间有些自卑,但顽强的自尊心占了上风,于是他变得不甘起来,在心底和Dime较上了劲。几乎是刚回到蝰蛇基地Billy就忍不住去砸Shroom的门,“怎么了Billy?基地的门可经不住你这样敲。”Shroom开门让他进来,目光慈祥得让人如沐春风。“呃,我想问问关于紫星勋章的事儿。”他故意忽略了那个名字,这种刻意让Shroom弯了弯嘴角,“你或许该去问问当事人。”Shroom捏了捏Billy的后颈,“他比我更清楚这个。”“他不爽我。”Billy被捏得微微呲牙,活像只泄气的小豹子,Shroom微笑着摇摇头,“他那是恨铁不成钢,别忘了今天的事儿,他可是个不错的家伙。”对对,一个不错的混蛋!Billy在心里嚷嚷着反驳,他不明白Dime为什么不能像Shroom这样和蔼,虽然他们都经历过阿/富/汗那场可怕的战役。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里,Dime像是忘记了Billy一样,没再要求他留下来跑步或者是追加俯卧撑。他猜是Shroom和Dime说了些什么,因为Dime开始长久地注视他了。开始的时候Billy并没怎么在意,但他终于注意到那股视线了,他抬头和Dime四目相对,“Billy!”Dime在叫他,Billy听见背后的Mango在偷偷叹气,于是他硬着头皮走上前去,“训练结束以后来我房间一趟。”Dime目不斜视,忽略掉Billy脸上的讶异,“……是,班长。”他的声音显得很没底气,因此获得了Dime的一记眼刀。

他忐忑极了,和Dime谈心?别闹了!他现在宁可和圣战徒在沙丘上面滑沙也不愿意去Dime的房间和他面对面谈话!Billy当然尊敬这个获得紫星勋章的长官,可是同时他还是个杰出的混蛋,天知道他会不会比Billy高中的那个校长更加让人难堪。

他犹豫再三,还是敲响了Dime的门。“班长。”“嗯,进来。”Dime的声音低沉,压得Billy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木楞地走到房间里,看着Dime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坐吧。”他依言坐下。Dime交叠起双手,“你觉得这儿怎么样,Billy?”灰色的眼睛再无那么多严肃和认真,稍适的放松让Billy也不那么紧张,“一团糟。”他省略了称呼,而Dime也不甚在意,反而抿着嘴笑了笑,整个人柔和了下来。
Billy突然觉得自己该重新认识自己的班长了。

TBC
————————
我在写什么……
尽量隔两天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