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ssesO

Commands are no constraints
Like writing and thinking,same name in weibo
SebJo HD Stony etc. Game lover.

[HP/DM] 诗

只是一个片段

文字的乐章,很适合他们

——————————

Harry在看一封信。

没有署名,也没有任何家族或是标记,Harry没办法判断它来自哪里。他使用回复咒试图辨别,可是除了了解到是一封魔法代为书写的信,并没有其他。

这不像是任何不死男孩儿的追随者会写的粉丝来信,因为他们都热衷于要他记住他们的名字而故意大写自己的名字以示强调。Harry好奇地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首诗,一首隐晦而甜蜜的诗:


How do I love thee?
Let me count the ways.
我是如何爱你?让我悉数它的方式。

I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dth and height
我爱你的深度、宽度和高度绵延

My soul can reach, when feeling out of sight
至我的灵魂可及,其时感觉无与伦比

For the ends of Being and ideal Grace....
因为那是优雅的典范、存在的极致 ……


句末是一串意味深长的省略号,它们整齐地排列在纸上,就连几乎不了解麻瓜历史的Ron都明白这首诗并没有结束。“真奇怪。有谁会寄给你一封这样的诗,还没有写完。”Ron凑过来看这封信,他的话让一旁埋首在书本里的Hermione抬起了头。

“什么诗?”她伸手示意,随后Harry将信纸递了过去。她轻声诵读了一遍,然后从椅子里站了起来。“伊丽莎白·勃朗宁写给她的丈夫的。当时她和她的丈夫从英国出逃,为了反抗来自家族对他们婚姻的不满……”“像麻瓜故事里的罗密欧与朱丽叶?”Ron插嘴道。Hermione微微点了点头,“不过他们有个美满的结局。”

Harry皱起了眉头。“那么后面的诗句呢?你能背诵出来吗?”他望着Hermione,而后者摇了摇头,“我的确读过很多书,不过我并没有在诗这方面花太多的时间。如果你愿意,我会去找找。”她给了Harry一个自信地笑容,随后就离开了房间。

不得不承认万事通小姐果然是万事通,在第二天早上,完整的诗就呈现在了Harry的面前。

“我是如何爱你?让我悉数它的方式。

我爱你的深度、宽度和高度绵延至

我的灵魂可及,其时感觉无与伦比

因为那是优雅的典范、存在的极致。

我爱你的程度已达到了每日所必需

最为平静的渴望,伴着阳光和烛光。

我爱你是自由的,当权力之争高涨;

我爱你是纯粹的,当溢美之辞平息。

我爱你怀着满腔激情,它曾倾注于

旧日的哀伤,与我的童贞一并献上。

我对你的这种爱似乎一度离我而去

和丢失的信仰一起。

我爱你随呼吸,笑容和泪水,伴我一生;

若神做主,我愿在生后,更好地爱着钟爱的你。”

Hermione的语调轻柔,像是唱歌一样吟诵出这首诗,Harry撑着脑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真是真挚且华丽的诗。像是贵族们会写出来的一样,你明白的,比如那些用词。”Ron在说到贵族的时候略微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似乎是想起了谁。Harry瞥了一眼Ron,然后定住了壁炉里的火焰,那些跳动的炙热外围环绕着一圈金黄色,但那个家伙的头发比这要更加淡一些,在阳光下闪现出近乎于白的颜色。

的确,这确实像是他会喜欢的诗句。就像他的父母之间溢于言表的、不加掩饰的爱一样,虽然在大多数人看来他们之间或许只有利益的联系,但那种带着爱意的眼神不会骗人。在这样明媚的爱情下长大的小金发,又怎么会不渴望同样的爱情?

可是他在哪儿呢?

自从战争之后Harry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一家了,他只记得他们仓皇离开的背影。战后他听说他们去了法国或者是奥地利,魔法部所有的信息也就此中断了,在完成七年级的学业时他甚至还有些怀念这个小金发的骚扰,而这一切都消失了。

Hermione看着沉默的Harry,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这样说你一定不会相信Harry,可是,你不觉得他是在表达些什么吗?”她尽量隐晦地说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Harry拿过那首诗,试想对方就在他面前,那么该用什么样的语调才能演绎出这首诗的情感?Harry有些震惊自己竟然并不知道,因为对方似乎并没有给过他好脸色。这真是一个遗憾,Harry想,或许当时他该对那个十一岁的小金发好一点?别那么不屑且严厉地拒绝他?

那张纸从他指尖滑落,那首诗还在他耳边盘旋,那一抹铂金的发色似乎还在眼前一闪而过。

——————————

Good,完成!

无意间读到这首诗的时候就在考虑这片文章了,因为诗里面描写的爱意似乎就是Draco最想对Harry所说但一直没说出来的一样

好吧,记个脑洞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