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ssesO

Commands are no constraints
Like writing and thinking,same name in weibo
SebJo HD Stony etc. Game lover.

【试读】Nightmare

哨兵向导


 ————————


 I 


第三天。


 距离进入灯塔已经过去了三天,依旧没有找到离开这里的路。Joseph头疼地合上手中的本子,抚摸着蜷在他腿上的精神体,那只黑白相间的猫。作为一个向导,在这样的情况下可并不太好,由于体力和力量都比不上哨兵,他只能动用超出常人的观察力和情报分析能力躲避丧尸的追捕。


 即使是这样,他也不能一直这样逃下去,因为这里变化的太快,他甚至没有办法得出一个规律的结论!


 god sick!他皱起了眉头,随后他听见了丧尸的嘶吼。Joseph神经紧张地握住了手上的沙鹰,子弹上膛的声音听上去格外地沉闷,精神体在他脚边弓起身体,发出低沉的咕噜声。但在一阵刮擦铁板的声音过后,又是死一般的沉寂。 


Joseph在确认过安全过后,稍微松了口气,然而下一秒,一只有力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呜!……”脚尖微微接触地面,Joseph只觉得呼吸困难,他尽力抬眼去辨认面前的人,而那双特别的金色瞳孔让他瞬间意识到,是Ruvik。“Poor little Joseph,”这个强大的向导释放出他的精神体,顺着禁锢住Joseph的手臂,那条冰凉的金色蟒蛇缠绕住了泛红的皮肤,“你联系不上你强大的哨兵了么?” 


被说中事实的Joseph感觉到那些尖叫被硬生生哽在喉咙里。的确,无论他释放出多强的精神力,他都无法得到哨兵的回应,就像在无边无际的水面上,涟漪一圈圈散开,最终归于诡异的平静。而此时,并不是得不到回应,而是这种精神力被Ruvik强制的阻挡了下来!“Ruvik……”他听见自己的嗓音在发颤,缺少氧气的大脑开始嗡嗡作响,随着这些噪音,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在冲击他的精神世界,随后他被迫沉入了一片金色之中,在昏迷前他唯一能思考的,就是他清晰地感知到Ruvik入侵了他的精神世界。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的哨兵正一脸担心地望着他。“Joseph!”对方正焦急地等待着他的回应,他张了张嘴,然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Joe,你没事吧?之前都没办法联系到你。”哨兵连忙将他的向导扶了起来,帮他把衣服上的粘液拂去。“我……怎么到这儿来的?”Joseph低头看着在自己脚边转悠的金棕色藏獒,召唤出了自己的精神体。“你带我过来的?”或者是Ruvik?他咽下了后半句话,这时候提内个家伙可不太明智,他并不确定这会不会引起哨兵的暴怒。 


“我不清楚,但我们需要尽快离开这儿。”Sebastian皱起了眉头,“我的探知能力无法完整了解整片区域,我需要你Joe。你还行么?”面对急切的哨兵,Joseph通过精神链接安抚着他的情绪,“我会试试的。”随后他放出精神力,但就在那一瞬间,那些精神力被强制压回到体内,他的大脑里充斥着尖锐的嚣叫声,让他也痛苦地嘶吼出来,那些声音抑制着他作为向导的一切能力,就连蜷缩在地上的猫咪也瑟瑟发抖。 


“Joseph,Joseph!”哨兵有些狂躁的扶住了他的肩膀,将他从无尽的尖叫中解脱出来,看来这种痛苦的感觉也影响到了哨兵。“呃……我没事。”他晃了晃脑袋,小心翼翼地再次释放出精神力,但这次并没有那么强烈的阻碍,只有一丝丝的疼痛像是水一样渗透进了大脑。“我们需要到上层去,下层的环境实在是太复杂了。”他四处环顾,但哨兵的动作更快了一步,Sebastian快速地用拳头破开了另一扇门,然后回头扶住了向导。“快点吧Joseph,我们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你并没有你看上去那么好。Joseph明白他没有说的话,于是他点点头,尽力跟上了哨兵。 


随后的战斗中,Sebastian的破坏力和准确性给了Joseph极大的震惊,他依旧能够给出哨兵几乎完美的辅助和指引,但哨兵的攻击力似乎较来时再次得到了提升。“Seb……”他迟疑地望着哨兵的背影,“什么事,Joe?”在枪击了最后一个丧尸后,Sebastian回应了向导的呼唤,对方迟疑的表情让他心生怪异,“怎么了Joe,有什么不对劲么?” 


“不,没有……”Joseph推了推眼镜,再次放出精神体探查,“附近再没有大批的丧尸了,或许我们可以向外冲了。”随后他注意到Sebastian正在收集一种绿色的凝胶,“Sebastian,这是什么?”他开始有些担心了,这些东西来自于那些丧尸,而他的哨兵似乎对此十分感兴趣。这并不是个好的兆头,Joseph想,他不知道该怎么和Sebastian解释他这些“没由来”的担心。“只是些凝胶而已。”随口做了些解释,哨兵似乎并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太多的口舌。 


于是Joseph只好尽力放下心里的疑惑,专心的给哨兵提供尽可能多的情报。尽管可收集的情报实在太多,但向导还是有条理的整理出了有用的东西。“Seb,这些东西越来越多了。”他皱着眉头,这些该死的丧尸似乎永远也杀不完,“而他们唯一的弱点就是怕火。”“你是说我们该把这儿点燃?”哨兵半开玩笑地掏出了火柴盒,顺便踢翻了身边的油桶,“看来接下来要跑快点儿了Joseph。” 


“嘿!Sebastian!”被哨兵一把抱起来的向导惊叫起来,即使他的训练让他拥有了无死角的行动力,但还是没办法和哨兵与生俱来的能力相比较。


tbc
————————

先看看怎么样吧,如果大家觉得还行我就接着写,觉得一般我就存个脑洞,文笔熟练了再写


还有,游戏里Joseph的枪并不是沙鹰,但是我个人喜好沙鹰以及它震慑的声音,所以就私心换了枪,别介意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