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ssesO

Commands are no constraints
Like writing and thinking,same name in weibo
SebJo HD Stony etc. Game lover.

[stony]Monster inside


ooc,队长洗脑恢复以后发生的故事

————————

Note:
Tony很担心Steve的大脑是否受到影响,但Steve似乎在意着其他的事情。

————————

Tony最终还是把Steve给带回来了。在经历了九头蛇的洗脑过后,Steve显得有些精疲力竭,要抵抗回荡在脑子里的声音比战争来的要让人痛苦的多,但具体说了些什么,却始终没办法听清。

“或许是你太过于想要忘记所以记不清了。”Tony拍了拍Steve的肩膀,“这没关系的cap。现在我们要弄清楚他们到底对你的脑袋做了些什么。”电子音的滴滴声响起,Steve伸手制止了Tony的动作,“能让我休息一下么?”他有些艰难地开口,面对Tony疑惑的眼神撒谎真是个罪过,但Steve还是别开头,匆匆离开了实验室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他真的不想说谎,但他现在没办法面对Tony。他不清楚九头蛇对她做了些什么,但他现在实在不敢面对Tony,他对Tony有些不好的期望。简单来说,他想要Tony。

不是对于队友的那种友情,不像是他希望Bucky能够回来的那种,而是一种渴望,想要从里到外地占有他,从他金红相间的盔甲到他胸前的反应堆,还有那双四处惹火的眼睛。他无法抑制地在看到Tony时去想他在床上的模样,想象去亲吻他的小肚子的触感……停下!你在想些什么!Steve有些崩溃地捂住了脑袋,该死的九头蛇!你怎么能对你的好队友做这些不切实际的龌龊幻想!

然后他想起来,今晚还有个庆祝他回归正常的party。天!他痛苦的想去捶沙袋了,party,这意味着酒和Tony。他不会受到酒的影响,但是Tony?他之前可以保证,可现在Tony比酒精还要让他感到沉醉,他没办法不去偷看Tony挺翘的屁股!

“你看上去很不好。”Nat端着酒杯在他身边坐下,“今天晚上你已经第四次盯着Tony了。”Steve有些尴尬地收回了黏在Tony身上的目光,他看着她,然后垂下了头,“这很复杂。”他顿了一顿,“告诉我不是Tony叫你过来试探我的。”Nat狠狠翻了个白眼,然后朝着往这边偷瞄的Tony摇了摇头。

“你至少得让我们知道你没事,Cap!”Tony走了过来,他将龙舌兰放在桌上,在Steve的对面坐了下来。哦,天!Steve警铃大作,那些不正当的想法又开始冒出来了,看看Tony那双眼睛,看看他因为酒精而微微泛红的脸颊,看看他的嘴唇,那吻上去一定很柔软!“Cap?”Tony出声提醒他,让他艰难地从幻想的泥泞之中挣扎出来。“What?”他看见Tony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你刚才的眼神简直像是要吃了他。”Nat皱着眉头,而Tony则一脸严肃。“所以,他们到底给你看了什么?”

面对这样审问的气氛,Steve选择了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Tony,而在Nat面前他的任何谎言都会被戳穿,“就算你没办法说出来,至少得让我检查一下,确认你的大脑没出什么问题。”Tony向前附身,“作为队友,我有这样的义务。”“好吧。”Steve听见自己的嗓音有些沙哑,“好吧。”

Tony带着他离开了party,他跟在Tony身后,不可抑制地看着比他稍矮一些的Tony。他想从后面抱住他,他想去摸摸他的头发。你没救了Steve,他低下了头,跟着Tony进入了实验室。“好了,现在让我看看有什么东西被留在了你的脑里。”即使Tony面对着屏幕,也感受到Steve有些炙热的目光,“别担心老冰棍,就算他们真的留下了什么我也能解决。”他回头挤了挤眼睛。

天杀的九头蛇!Steve有些想要爆粗口的冲动,他希望Tony能快点将那些残留的东西给清除,这样他们还能好好做队友,不然他就算有四倍的忍耐力也没办法抑制这个!“奇怪,一切正常。”Tony自言自语道,“你的血清似乎很完美地解决掉了他们给你用的那些药物,而你的脑电波也没有显示出任何的问题。”Tony回过头来,“所以Cap,你在担心什么?”

第一次,Steve在面对Tony的时候张口结舌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总不能直接对对方说“我担心我现在会把你压在墙上然后封住你的嘴,用我的嘴,然后拉下你的裤子把你艹的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吧?他绝对会被Tony用Hulk毁灭者一拳揍回冰里去的,这毫无疑问。于是他继续沉默。

Tony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好吧,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只好放弃咯。”松了口气,但Steve显然因为过分关注他挺翘的屁股而忘记了Tony Stark反悔的速度和对他的关注度了。

于是他第一次在凌晨四点见到了神采奕奕的Tony。“hi,Cap,”他显得有些兴奋,“我想你单独的晨跑可以多加一个人来提高我们的默契。”他穿着的那条黑色的运动裤勾勒出了完美的臀形,这让Steve不由得偏过头去开始背军用枪械,从A开始。

当他背到O的时候(当然,四倍速)总算平静了不少,于是他点点头,沉默地穿好跑鞋,在Tony好奇的目光中走出了大门。

Steve第一次觉得自己坚持了这么多年的晨跑会成为一种折磨。身边的Tony简直要让他再次为清晨的欲望而烦恼了,每一次的呼吸和间断着的交谈都让他没办法注意到Tony到底说了些什么。“……Cap?”发现面前的人根本没在听之后他干脆停了下来,不是因为太累,撑着膝盖休息了一会儿。

“我在这儿所以妨碍到你晨跑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垂了下来,露出幼犬一样的神情望着Steve。哦!天!他这会儿没办法拒绝这个眼神!就算是在这之前也没办法!Steve躲闪着,“并不是,Tony……”他字斟句酌,然后大大的叹了口气,“不是现在好么?再等等。”让我想想该怎么样用一种比较文雅的方式来表达我想把你艹进床垫这一事实。

“他甚至没看我!”Tony在工作间里发泄不满,拿着扳手对着那枚倒霉的盾敲敲打打,显然是把它当成了它的主人来报复。“你应该等等。”Nat带上新的发射器,“他不会食言的。”

Steve的确不会食言,但最近那些声音越来越清晰了,直到他听清为止,他开始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告诉Tony这些东西了。他感到了寒冷和不安,那些声音,在夜里重复着一个事实:

“看看你自己肮脏的欲望,Steve!”

这不是什么九头蛇的实验或是洗脑,这是他真实的欲望。他想要Tony,想得发疯。这来自美国队长的嫉妒,强过任何一个平常人,他想要那双蜜糖色的眼睛里被自己占满,他想要亲吻那喋喋不休的嘴,他想要那激烈不安定的红,溶解掉他周身从冰层带来的寒冷和孤独。

他想要告诉Tony,I'm home.

可Tony会接受吗?那个天才,未来之人。Steve从睡梦中醒来,轻轻吐息着平静下心里的翻江倒海,感受着来自夜里的凉意爬上后背。

Tony又开始连续几天在工作间里敲敲打打了。当Friday向Steve报告Tony已经有三天的睡眠时间没超过一个小时时,Steve义无反顾地去工作间把工作狂挖出来睡觉。

但是Tony并不在做些什么发明,他看上去有些气呼呼的,抱着空的马克杯瞪着进来的Steve。Steve猜是因为没有了咖啡才让Tony这样生气,于是他伸手去拿对方手上的马克杯,“你该休息了,Tony。”他皱起眉头。“我睡不着,”Tony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就因为你该死的还没告诉我你到底要跟我说些什么!谁说的好队长从不食言?”他丢下手里的马克杯,烦躁地在工作间里踱步。

Steve看着Tony的背影,那个人背对着他,撑着工作台,随后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睛。Steve知道Tony有多执着,所以他绝不会让自己在说出原因之前走出这里。他叹了口气,“如果你执意要听的话,”Steve努力制止自己在说完话之前将手伸向Tony的腰,于是他稍微退后了两步,这让Tony警觉地盯着他,以防他逃走,“……我,Tony,我想要你。”在Tony狐疑地注视下Steve第一次没了冷静,就像变回了那个还在布鲁克林的小子一样, 他开始慌慌张张地解释这个“想要”究竟是那种想要,可惜越来越复杂,这让他脸上有了些温度。

这场一点也不成功的告白(如果算的话)最后被Tony的笑声终结。Steve看着笑出眼泪来的Tony,有些局促地眨着那双蓝眼睛。“哦!我还真的没想到!”Tony一步一步地靠近Steve,然后一把拉住了他的领子,“不过我们现在不多说这些。”他的眼里带着狡黠和欣喜,踮起脚吻了吻Steve的脸颊,“我们做。”

END

————————
有个番外放图片了,见P2

肉渣_(:3」∠)_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