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ssesO

Commands are no constraints
Like writing and thinking,same name in weibo
SebJo HD Stony etc. Game lover.

[Dime/Billy]Merry Xmas

平安夜快乐!
很早就开始写这篇,希望大家能够像班比一样,找到属于自己的伴侣!!

————————

比利和凯瑟琳坐在自家的院子里。发泡酒在杯子里发出轻微的声响,庭院里的小圣诞树上挂满了毛毡做的圣诞老人和勋鹿,远离了烟火和礼炮的圣诞节安静而祥和,比利享受着这样的时光。
他在十一月底的时候到的家。凯瑟琳在结束最后两次手术后显得精神了许多,也许也有他回家所带来的轻松感的原因。和家人拥抱过后,比利在自己的房间里睡上了一整天,当他醒来时,强烈的饥饿感袭击了他,他终于可以享受家里简单却美味的食物而不是该死的军用口粮了。
费森没再联系他。倒是B班的小子们还不断调侃这件事,“可怜的小比利,最终还是没能脱离处男的身份。”赛克斯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惋惜,“你可得把这件事安排进明年的进程里了!”

“在想什么?”凯瑟琳看着他的脸色变了变,开口问道。“没什么。”他喝了口酒,低下头去,“还在想那个拉拉队的女孩儿?”凯瑟琳颇有兴致地靠近了他,弄得比利不得不往后坐了一些。“不是,”他躲闪着,“不是女人。”“男人?我想想,那个又高又帅的班长?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的那些战友也老提他。”凯瑟琳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不是他,”比利的脸开始发热,“等等!你偷听我电话?!”“你该换个手机了。”凯瑟琳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加上他们的声音大到令人发指。更何况,你现在的脸真的很红。”凯瑟琳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真的,比利,大家会支持你的决定的。”“我没……我和他什么也没有!”比利反驳道,这下子连耳朵尖也红了起来。
真的什么也没有吗?比利在心里问自己。他说不上来,在机场的时候戴姆帮他正了正衣领,仅仅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将他塞进了出租车里,连个拥抱都没给一个,为此他还郁闷了一段时间。
“比利,凯瑟琳,晚餐准备好了。”“好的妈妈。”他们俩齐声答道。“这次就先放过你,”凯瑟琳朝他挤挤眼睛,“别想糊弄我。”比利苦笑着摇摇头,又想起戴姆的眼睛来。

戴姆有双锐利的灰眼睛,坚毅认真,乐意在纽约时报的政治板块停留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大部分人评价他是个“执着坚毅又相当讨厌的混蛋和令人尊敬的好长官”,并且不失为一个好的演员。可比利认为自己了解到的戴姆远不止这样,他有时候也会发呆,偶尔也会泄露出一点点脆弱。戴姆嘴上说着讨厌节假日,但还是乐意在那几天由着他们这些小子闹一闹。那现在呢?他在干嘛?比利记得刚参军的那个圣诞节,他们聚在一起抽烟喝酒,戴姆经过他们的时候克拉克被吓得跳了起来。他们手忙脚乱地收拾着桌上的东西,祈祷戴姆能减少他们跑圈的总数和清理厕所的任务。可是戴姆仅仅只是经过他们而已,完全当做没看到的样子走出了厨房。
好吧,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戴姆了。
他没办法不去思考戴姆的事情,毕竟自从回家以后,他就没有再联系过戴姆,倒是和其他人都多多少少有些往来,比如赛克斯的那些安【】全【】套和曼戈的红酒。可是戴姆却连一个电话也没有,他有些懊恼地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趁机打个电话,却没想到手机先响了起来。
“嘿小处男,”曼戈在那头嘎嘎地笑,“你跟班长打过电话了吗?”他有些意外,“还没有。有什么事吗?”曼戈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这勾起了比利的好奇心。“咳咳,这个嘛……”“班长还有半年兵役啊!”那头传来赛克斯的声音,紧接着是曼戈和克拉克的埋怨声。可是比利却没心思管他们那些F开头的字句,他现在呆楞在原地,脑袋里就像是被轮番轰炸过一样,耳边嗡嗡作响,直到曼戈喂了好几声才找回意识。“这么担心的话,还不如你自己去问问他。”
“我们知道你最爱班长了比利!”
“闭嘴!赛克斯!”这次是曼戈和克拉克的怒吼。

比利坐在餐桌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自己的妈妈。凯瑟琳看着他无精打采的模样,从桌子下踢了他一脚,朝他挤眉弄眼了一番,这引起了他父亲的不满,哼哼唧唧了几声却没人理会他。“怎么了?”凯瑟琳小声地问比利,“没什么。”比利用叉子去戳盘子里的一颗青豆,那颗青豆滚来滚去,就是没办法顺利地戳在叉子上,比利干脆放下了叉子,“我吃饱了。”
“你根本就没吃些什么。”凯瑟琳追上来,“电话里说什么了?你和蔼可亲的班长怎么了?”“和蔼可亲真的不适合他。”比利抱着手臂,抵抗着凯瑟琳审问一样的目光。他们一言不发地互相看着对方,直到比利率先败下阵来,“好吧好吧,你想的不错。”凯瑟琳发出了小小的欢呼,“咳,曼戈他们告诉我戴姆还有半年的兵役。”他尽量表现的平静冷静,甚至有点事不关己的态度,可惜他失败了。凯瑟琳兴致勃勃地等着他的下文,直到看到他脸上彻底红透了才放过他这个弟弟,“去直接问问本人不好吗?”她说得一脸轻松,可这对比利而言,无疑是个艰巨的任务。

可他最后还是播通了电话。
他很是紧张,电话的嘟嘟声比C4还要让他焦躁。他组织的所有语言在接通的那一瞬间忘了个干净。戴姆停顿了一会儿:“比利?”
“呃,班长。嗨,圣诞快乐,嗯,我是说,平安夜快乐。”这傻透了!比利的脸彻底烧起来了,他听见戴姆在那边轻声笑了一声,“嗯,平安夜快乐。所以?”比利一愣,“什么所以?”
“……你该不会只是来送祝福的吧,比利。”戴姆的语气缓和,比利也逐渐放松下来,“不是,班长。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曼戈他们说……”
“我还有半年兵役?”戴姆语气愉悦,比利一时间也分不清他究竟是认真的或是在开玩笑,只好等待下文。“你觉得呢?”比利没料到这个,“我觉得什么?”他茫然无措,没由来的开始紧张,这可是他第一次如临大敌。
“……我开玩笑的。”戴姆突然说,混蛋的一如往常,比利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生起气来,反倒因为他的话而长舒了一口气。
要是戴姆再次回到某处的战场上,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了。他颇有些后怕地想,我爱你,戴姆,他想。“现在不在战场了,比利。”戴姆调侃的语气让比利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话说了出来,他顿时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解释个不停:“不,班长,我是说,呃,我是说——”
“我也爱你,比利。”
他住了嘴。戴姆总有办法让他安静下来,现在也一样,他呆呆地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怎么,你反悔了?”戴姆的声音因为信号问题而有些失真,却并不妨碍比利因此慌张起来,“没有,我……没反悔。”他红着脸,小声回答着。
“这样就好极了。”戴姆听上去十分满意,“乐意跟我一起过圣诞节吗,威廉·林恩?”
“乐意至极。”他嘴角带笑,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

彩蛋
“没有圣诞礼物,没有圣诞树,甚至连圣诞气氛都没有!班长!”
“我们要爱护树木,还有,圣诞礼物在壁炉上。”
“……财经要闻?”
“不,是下面那个。”
“嗯?钥匙?”
“我家的钥匙,顺便希望能有个金发蓝眼睛的小家伙帮我一同解决掉丰盛的晚餐。”
“……戴维(Dave Dime),我爱你。”
“我也爱你,比利。”

The End

评论(14)

热度(38)